<nobr id="xo7l2"><tt id="xo7l2"><p id="xo7l2"></p></tt></nobr>
<thead id="xo7l2"></thead>
<object id="xo7l2"></object>
<object id="xo7l2"><option id="xo7l2"></option></object>

<font id="xo7l2"></font>

          <i id="xo7l2"></i>
          回首弧生奇境>歷史穿越>(女/攻)江湖客 > 上、“明明很想要,為何不讓我C進去?”(指J/腿交/哭哭))
              第一次見他時,我還是聽風閣的舞姬。

              每到酷夏或嚴冬,一年內最熱最冷的那幾周,閣里常常是沒有生意的,媽媽便會允我們回家里去玩耍幾日,有的姑娘家在幾十里外的幾個鎮子,瞞著家里來城中跳舞陪笑,于是每每這個時候,便拿著銀兩回家里,撒謊說是做了城中某個富貴人家的婢女,在家中匆匆待上幾日,又坐牛車回到這里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我是沒有家的,即便媽媽允了,我們幾個也不知道該去哪里,于是婳兒便總去對樓買上幾卷話本,喊我們幾個過去,窩在一個屋子里看書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些話本里,常常便有舞姬和俠客的故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和他相遇的時候剛好是一整年中最冷的幾日,即便闔了窗,也有寒風從縫隙里鉆進來,我從前幾日做剩的布匹里裁了一條,貼在木窗的縫隙里,才勉強維持住屋內的暖意,不讓這僅有的火光被狂風沖散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便是這時候進來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這人不是閣里的客人,也非我相識的人,他大抵是以為屋子里燭火熄了便是沒人了,推窗進來后甚至未看里頭情況,便轉身關了窗戶,慢慢地坐在了窗欞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穿了一身黑衣,椎帽的陰影遮住容貌,隱忍的喘息聲卻很重,我自枕頭下摸了我的匕首,只穿著襪踏在地上,無聲無息地靠近了他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似乎被下了藥,連呼吸都是亂的,手指緊緊攥著下身的袍子,流光的布料被揉得一團亂。

              說此刻我心中全無綺念是假的——那些話本里總有英雄被下藥后,誤入舞姬房內,二人一番云雨私定終生的故事,我雖從未想過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,但真發生時,心里還是有幾分期待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我未想過真獻身給他,隔了一臂便堪堪停下,他似乎意識已經模糊,只毫無章法地伸手到衣袍下,低聲呻吟著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公子,你是何人?”

          <nobr id="xo7l2"><tt id="xo7l2"><p id="xo7l2"></p></tt></nobr>
          <thead id="xo7l2"></thead>
          <object id="xo7l2"></object>
          <object id="xo7l2"><option id="xo7l2"></option></object>

          <font id="xo7l2"></font>

                  <i id="xo7l2"></i>
                  青草影院内射中出高潮